抢了国庆日一半票房的姜子牙是怎么炼成的?

敢直接把目光瞄准春节档,改档回归,又重新选择在另一个“黄金档期”国庆档; 上映前夕,预售票房突破1亿,成为不少人眼中国庆档的头号种子; 上映首日,票房累计3.59亿,成为单日票房冠军,抢占了当天的一半票房。

这些市场表现,如果放在1年前,没有人会把它代入到一部动画电影身上。但是,动画电影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之后,这些可能性均降临到了动画电影《姜子牙》上。

当初片方宣布把电影《姜子牙》定档在春节档时,影片仍处于紧张的后期制作中,对于导演程腾而言,这种选择既充满惊喜,又极具压力。 影片一直到2019年年底才正式交片,那时候距离电影原定档期不足一个月。

从首支预告发布开始,有无数观众抱着对《哪吒》的品质期待着这部作品,当然,其中也出现了很多人的质疑,“姜子牙怎么长这样?”“这个故事和《封神》差距太大了”…… 所有的这些质疑,主创们都预估了,他们并不着急,因为最初吸引他们创作的地方,就是制片人邀请他们来完成一部和有别于过去市场偏好的动画电影。

在这次采访中,导演程腾和联合导演王昕与我们从这个项目最初的企划开始聊,聊到了那些刺激他们创作《姜子牙》的兴奋点;我们几乎提前把电影《姜子牙》“揉碎”剧透,企图总结出一句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的共情口号;聊到了他们全新的制作团队模式,关于几位导演从好莱坞回到国内的创作,以及《姜子牙2》。

就如同导演程腾说的,这个项目,他们很谨慎。 观众的那些困惑和质疑,或许在看完电影之后,也会得到解惑。

01

4年前,导演程腾和李夏找到王昕时,对方仍对国产动画保持着观望状态。 那时候,王昕在暴雪游戏干了14年,已经位居游戏角色总监。即便如此,他曾无数次犹豫过要不要回国,他一直关注着国漫市场,期待着有更好的时代到来。

当程腾和李夏(另一位联合导演)把这个项目放到他面前时,他第一反应觉得这是个“坑”,而且很大。 或许是两人对中国动画的坚持,在王昕的内心产生了涟漪。“不如试着填坑吧”,抱着这种转变后的心境,他最终选择回国加入到《姜子牙》的创作中。

最有意思的是,这种心态也为后续《姜子牙》的创作带来了微妙的灵感。

那一年是2016年,中国动画市场出现了一部动画电影 《大圣归 来》 ,中国动画也开始在观众口中“崛起了”。 《大圣归来》的成功,给动画市场带来了很多机会,同样也为《姜子牙》带来了更多的资金流。与此同时,这个市场也出现了不少泡沫。

团队中,年纪相对年长的王昕,反而萌生了更多的忧虑,也让他时刻保持着清醒。那段时间,周围时常有人会问他,中国动画的春天是不是来了?

“可能吧,但如果我们后面没有做好的话,这个春天很快就会过去了。” 这种忧虑并不是空穴来风,在这4年里,市场上确实涌现出了不少中国动画电影,但在《哪吒》出现之前,天花板依旧还是《大圣归来》。

 

02

《哪吒》和《姜子牙》差不多是同期启动的,完全是两个不同团队所操作的,起初也并没有“神话系列”的概念。

当制片人高薇华找到程腾时,告诉他自己想做一个姜子牙的故事,其他没有更多细节,甚至连“封神之后”的故事设定,都是后续才聊出来的。 程腾喜欢神话故事,瞬间就击中了,但他不想只是做一个合家欢的动画电影,希望年龄层能更向上兼容一些,“因为这个故事很有劲。”

在他眼里,姜子牙这个人物和哪吒、大圣都不同,“他们其实是我们理想化的一个人格,做了很多我们大众不敢做的事情,也成为了我们中国英雄的代言人。”

在《封神演义》中,通天教主是程腾心中可以类比孙悟空的角色,甚至这个天生反派比正面人物更刺激。而创作姜子牙这个人物,整个过程要比其他都难。

那时候,中国动画还处于被羊和熊占领的地方,而且都形成了自己的品牌,也能在市场上获得稳定的票房收益。但是受众年龄更向上一些的作品,还是很少。

在原著《封神演义》中,姜子牙是那个封他人神的人类。他也是整个故事里,唯一没有成为神的人,就连他的“坏师弟”申公豹被封神之际,都嘲笑他没有神位可居。

自始至终,姜子牙都是一个普通人。在程腾看来,“这个角色是有一定负面情绪的,他是我们平常会见到的人,可能是身边的同事,或者朋友那种。” 但是这个角色又是历史中真实存在的人,导演们无法过度解构他,于是在电影《姜子牙》中,他们把他审定成为了一个有血有肉,会犯错的人,但他依旧还是那个大家眼里的智者。

于是在创作中,王昕就把自己的状态投射到了姜子牙身上。 在最初人物创造的时候,时任彩条屋总裁易巧觉得,如果延续原著中的白发飘飘的老头儿形象,对于年轻观众而言,可能会没有代入感。 王昕和另一位导演李炜都是年过40的中年人,于是决定把姜子牙设定成“大叔形象”。

王昕自己也笑道,“我们内部在做设定的时候,最后设定成和我一样的年纪,正好45岁。所以在我看来,可能会反映一部分中年危机。姜子牙的困惑在电影中是拯救苍生的大命题,我们这群人可能是生活中柴米油盐的困惑。”

当然,王昕内心还憋着当年回国前的困惑,关于中国动画的可能性以及未来。 在电影《姜子牙》中,开场的姜子牙和最后结尾时的他已经完全不是一样的状态,而王昕自己又是否会在电影上映之后,解开自己的困惑呢?可能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03

导演程腾在手机上有一个文档,叫“姜子牙故事录”。 在这个私密的文档里,写着《姜子牙》创作期间的过失,同时也有很多他的妥协。当然,团队创作本身就会有彼此说服的可能。

在程腾印象里,团队争执最久的就是电影中姜子牙和小九的人设,“单就梳理他们的关系设定,我们至少花费了一年以上的时间去试错,最后才达到目前我们期待的样子。”

在程腾看来,小九太重要了。她的存在对于姜子牙而言,到底又是什么呢? 或许对于动画整个世界而言,这个角色应该是苍生。同时,程腾觉得她应该是姜子牙的精神导师。她是推动剧情的线索,就如同姜子牙的那个鱼钩,不经意间,能钓起整片水。

这种人物关系,也让负责电影角色造型设计的王昕很头疼。 在他看来,所有角色的造型都是为了迎合故事内核,符合叙事逻辑。而主角姜子牙的任何一个变动,都会影响周边其他角色的设计,尤其是女主角小九。

“姜子牙是一个中年大叔形象,就要稍微man一些,所以他就留了胡子。因为我们也不想做得太像网红脸,所以脸尖一些也可以,很多东西都做了不一样的尝试。每个角色不一定都要美,也可以糙一些。”但每个角色具体如何选择,最终都会成为一个比较体系化的风格。

所有角色设定都是联动的,因为姜子牙是尖脸,所以小九就设定成卡通一点的女孩,眼睛大大的,显得更萌一些,“我们并不是把它给做死了,其实是相互影响的。”

王昕所负责的美术组,会把所有的角色都铺开,甚至会因为一个角色的身高变动,而重新调整其他的角色身高。 据他们统计,所有角色前后调整多达200多版。

姜子牙的造型曝光时,网上不少人说像基努·里维斯,也有说像其他艺人,总之是张明星脸。 事实上,在创作过程中,团队确实想参照过无数明星的样式,但最终这个版本还是他们自己从人设考虑出发的。

不过,小九的设计则显得更为特别,甚至些许有趣。 这个角色的造型设计师是一位90后年轻的女孩,公司不少人都觉得这个角色有些像她,但后来,“老王参与之后,又变成了他的女儿。”

 

04

《姜子牙》很敢,不仅仅是它挑战了动画电影的受众,而且也在挑战整个创作团队。

电影的开场,导演李炜选择了非常中国风的二维动画去呈现,尤其是预告中,二维的九尾妖狐魅惑的神态,给不少观众“国风回魂”的气场。

虽然《封神演义》是家喻户晓的神话故事,但是《姜子牙》本身是对此进行延展,并适当改编的故事。“所以我们在创作中,决定用二维的方式去呈现那场非常宏大的战争。” 这个段落是导演李炜所坚持的,他和其他两位创作主力,都曾参与了《大鱼海棠》的制作,所以对于二维设计有非常多的经验。

虽然二维部分在全片占比有限,但技术人员还是多达十余人,用打磨艺术品的方式,慢慢磨这些场景。“为了能做出更精良的画面,二维部分还是有独立的剪辑导演。”

在程腾看来,这种坚持痛并快乐着,一方面大家沉浸这个制作中,整个人都非常亢奋,另一方面,成本也随之热情地“燃烧”。 即便如此,整个团队都还是比较认可,毕竟这种二维动画的成果,更有中国动画自己的风格,同时相比起三维的工业性,二维会更具有艺术性。

 

05

姜子牙在电影中,最后解开了他的困惑。 那么,《姜子牙》的导演们呢?

程腾还是和刚回国做《姜子牙》时的心态一样,对于未来有很多未知的好奇。单就《姜子牙》,能最终做出来和观众见面,对于他而言,就已经是种成功。

至于王昕,他对中国动画的困惑又变得如何呢?可能暂时他也无法下定义,后面是否还会有《姜子牙2》,还是其他的作品,都要看后续的安排。 只是当他把《姜子牙》的初稿拿给自己的女儿们看时,得到的反馈是“很喜欢”。或许这个答案,就已经解开了他的部分困惑。

给TA打赏
共{{data.count}}人
人已打赏
娱乐

《信条》变身电影“富矿” 引爆多刷挖掘乐趣(电影《信条》海报)

2022-4-11 20:45:58

娱乐

姜子牙创动画电影单日票房新纪录(姜子牙动画电影免费观看高清)

2022-4-11 20:47:43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暂无讨论,说说你的看法吧
个人中心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